律师热线:
156-1860-8602
欢迎来电或短信预约咨询
俞律师简介

俞子安律师毕业于华东政法学院(本科)和上海复旦大学(研究生),2004年从浦东新区政府离职后从事律师工作,目前为上海市嘉诚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副主任。主要执业领域为民商事诉讼、劳动人事、知识产权及常年法律顾问服务。

文章列表

成功案例—B站不构成实质替代,二审予以改判

2073

成功案例—不构成实质替代,二审予以改判

案情简介:B站是一家弹幕视频网站,某狐公司起诉B站,认为B站涉嫌侵犯某狐公司的信息网络传播权,一审法院认定B站通过用户投稿,从其他网站链接视频的方式在B站播放视频,通过人工干预手段实质替代被链网站向公众提供涉案电视剧,侵犯了某狐公司对涉案电视剧所享有的信息网络传播权,依法承担直接侵权责任。经俞律师依法提起上诉,二审法院认为B站通过技术手段将案外网站上的视频文件链接到其网站上实现在线播放,其提供的是网络链接服务,并不存在将作品置于网络中的行为,故不构成作品提供行为,亦不涉及直接侵权责任问题。一审法院认定B站的行为已经在实质上替代了被链网站向公众传播作品,构成作品提供行为的观点,本院不予认同。间接侵权以存在直接侵权方为前提,因此最终一审支持的三部视频赔偿金额,经二审法院扣除了其中两部的赔偿金额,依法进行改判。本案是俞律师代理B站的系列案件中的一例,反映了审判机构对深度链接的态度转变。



B站公司与某狐公司侵害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纠纷二审民事判决书



浏览:55次

  • •  

上海知识产权法院

民事判决书

(2015)沪知民终字第   号

上诉人(原审被告)B站公司,住所地上海市浦东新区。

法定代表人徐某,该公司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俞子安,上海市恒泰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某狐公司,住所地天津市。

法定代表人邓某,该公司董事长。

委托代理人方某,浙江亿维律师事务所律师。

上诉人B站公司(以下简称B站公司)因与被上诉人某狐公司(以下简称某狐公司)侵害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纠纷一案,不服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2015)浦民三(知)初字第   号民事判决,向本院提起上诉。本院受理后,依法组成合议庭进行了审理。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审原告某狐公司在原审中诉称:其是电视剧《张小五的春天》、《幸福请你等等我》(又名《离婚后再战江湖》)的权利人,发现B站公司未经授权,在其网站“B站”(域名为   )上提供了上述两部电视剧的在线播放服务,给某狐公司造成了极其重大的经济损失。故诉至法院,请求判令B站公司:1、立即停止侵权,即在www.B站.com上删除涉案影视作品;2、赔偿某狐公司经济损失共计人民币(以下币种同)20万元;3、承担某狐公司为制止侵权行为支出的合理费用1万元(其中包含了公证费2,400元、差旅费及购买音像制品费用1,600元及律师费6,000元)。原审审理中,某狐公司以B站公司网站已经停止播放为由申请撤回第1项诉请。

原审被告B站公司在原审中辩称:1.两部电视剧均未存储于其网站服务器,分别来源于乐视网和腾讯视频网站,B站公司网站仅仅是通过网友上传的链接播放了电视剧。因上传视频的行为由其他网站完成,故B站公司不构成直接侵权;某狐公司应当证明乐视网和腾讯视频网是否有两部电视剧的合法授权,如果这两个网站有合法授权则B站公司也不构成帮助侵权。2.因为视频链接投稿人是网络用户,腾讯视频网站和乐视网都有简便的分享按钮,导致了B站公司无法核实原网站的视频是否侵权,因此B站公司不明知视频是否侵权;同时根据避风港原则,B站公司提供的是链接网络服务商的服务行为,现已经及时将视频链接删除,故应当免除赔偿责任。3.《幸福请你等等我》一剧在B站公司网站播放时可以点击后跳转到其来源网站腾讯视频,证明B站公司仅仅提供了链接服务。4.两部电视剧在播放之日起就在电视等渠道免费播放,并不收费,且两部电视剧首播时间较早,距今都超过3年以上,在B站公司网站上点击次数较少,也并非热门电视剧,故某狐公司不存在重大损失;B站公司播放视频时没有弹出广告,因此也没有获得直接收益。

原审法院经审理查明:

一、关于《张小五的春天》授权情况

涉案电视剧光盘片尾显示“本电视剧所有版权归属单位中视影视制作有限公司上海君薇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上海国亭文化艺术发展有限公司上海泓海文化传播有限公司陕西中视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制作许可证号甲第005号”。

2010年2月,上海君薇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上海国亭文化艺术发展有限公司及上海泓海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分别出具授权书,将《张小五的春天》信息网络传播权的独占许可权、单独进行法律维权行动的权利及转授权权利授予中视影视制作有限公司,期限为2010年2月20日开始满6年截止。

2010年4月,陕西中视文化传播有限公司出具版权证明,称不拥有《张小五的春天》的信息网络传播权,关于该剧的信息网络传播权的约定和安排,由中视影视制作有限公司自行处理,其不予干涉。

2010年,中视影视制作有限公司出具授权书,将《张小五的春天》信息网络传播权的独占许可权、单独进行法律维权行动的权利及转授权权利授予北京搜狐新媒体信息技术有限公司,期限为2010年3月10日开始至授权节目在乙方平台开始使用之日起满五年截止。随后北京搜狐新媒体信息技术有限公司将《张小五的春天》信息网络传播权的独占性专有使用权和维权权利授予某狐公司,期限为2010年3月10日开始至授权节目在某狐公司平台开始之日起满五年截止。原审审理中,某狐公司确认截止至2015年3月30日,该授权书已经超过授权期限。该剧于2010年3月首播。

二、关于《幸福请你等等我》授权情况

涉案电视剧光盘片头显示“发行许可证号:(桂)剧审字(2014)第002号”,片尾显示“本作品所有版权归东阳青雨影视文化股份有限公司拥有”。

2012年12月13日,东阳青雨影视文化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东阳青雨公司)将《离婚后再战江湖》(即《幸福请你等等我》)的信息网络传播权的独占性专有使用权、维权权利及转授权授予某狐公司及北京搜狐互联网信息服务有限公司。授权期限为协议签署生效之日起至本节目在播出平台上线使用满5年止。随后,北京搜狐互联网信息服务有限公司将《幸福请你等等我》的信息网络传播权独占性专有使用权和单独进行法律维权权利及转授权授予某狐公司,授权期限同授权单位享有的权利期限。

后东阳青雨公司向某狐公司出具上线通知书,授权某狐公司于2014年8月21日开始在其网站上传播电视剧《幸福请你等等我》,上线时间为首轮卫视播出后次日零点上线。该剧于2014年8月21日在电视台首播。

三、侵权公证情况

2014年9月2日,浙江省杭州市钱塘公证处进行了以下证据保全公证:进入工信部ICP/IP地址/域名信息备案管理系统,查询首页网址www.b站.com的网站,其主办单位为B站公司,名称为哔哩哔哩弹幕网,随后点击进入www.b站.com网站,在首页搜索框中输入“张小五的春天”,显示搜索结果“国产张小五的春天【高清1080P】央视版25集全”,下方显示网友信息“shuang0524”,点播量“816”。点击该搜索结果进入第一集的播放页面,在播放框上方显示相应剧集和“…”标记,右上方显示网友头像及网名等信息。第一集播放完成后点击“…”图标,显示全部25集的播放按钮。随机选择第11、19、23集,均可正常播放。随后在首页搜索框中输入“幸福请你等等我”,显示搜索结果“【都市轻喜】幸福请你等等我”各集的结果,下方显示网友信息“牛奶来回晃荡”,每项结果的点播量从880到3,281不等。点击该搜索结果进入1-3集的播放页面,在播放框上方显示相应剧集,右上方显示网友头像及网名等信息。第一集播放完成后随机选择第9-10集、第20-22集、第26-29集,均可正常播放。该公证处为此出具了(2014)浙杭钱证内字第21079号公证书,该公证书共计公证了10部影视剧的播放事实,某狐公司支付了公证费4,500元。

四、B站公司情况

B站公司系上述“B站”(www.B站.com)网站的经营者。该网站为弹幕视频网站。注册用户可以将新浪、优酷、腾讯网上的视频投稿到B站公司网站,供他人观看和评论。具体过程为:用户将该视频所在播放页面的网络地址复制或填写到网站的投稿页面,并填写标题、标签等信息,网站内部软件根据该地址提取视频在其所在网站的代码。用户亦可直接提供代码。随后,网站根据该代码向视频所在网站服务器发送请求,并根据视频所在网站服务器的回复,提取视频文件数据在网站的播放器中进行播放。网站用户可以对视频内容进行评论。网友观看视频时,可以选择将评论内容在视频播放界面上以弹幕的形式滚动显示,亦可选择将评论在视频播放界面的旁边显示。通过LiveHTTPheaders插件查看网站所播放的投稿视频的访问地址,显示为视频源地址,而非B站公司网站地址。

根据B站公司网站管理系统记录显示,本案《张小五的春天》的视频来自乐视网。涉案电视剧视频在乐视网上播放页面的网络地址由网站用户“shuang0524”提供,其于2014年6月10日上传该链接。B站公司于2014年9月9日在其网站删除该链接。某狐公司确认,就该电视剧,曾经授权过乐视网,但在2013年时已过授权期限,涉案侵权公证取证时,乐视网已经无权播放。

本案《幸福请你等等我》的视频来自腾讯视频。涉案电视剧视频在腾讯视频网上播放页面的网络地址由网站用户“牛奶来回晃荡”提供,其于2014年8月22日上传该链接。播放过程中,播放框右上角显示腾讯视频字样。在播放框右击鼠标,可以选择前往视频源站点选项跳转至腾讯视频播放该视频,但对该操作功能,B站公司并未在其网页及播放框界面明示。B站公司于2014年9月9日在其网站删除该链接。某狐公司确认,就该电视剧授权过腾讯视频网站,涉案侵权公证取证时,尚在授权期内。

原审审理中,某狐公司确认B站公司已在其网站上删除涉案电视剧视频,因此申请撤回第一项诉讼请求。

某狐公司为本案支出音像制品购买费用144.80元。

原审法院认为,综合双方的诉、辩称意见,本案的争议焦点在于:某狐公司是否是本案适格主体;B站公司是否构成侵权;赔偿数额如何确定。

一、某狐公司是否是本案适格主体

根据涉案电视剧正式出版物中的署名以及某狐公司提交的《声明》、《授权书》等证据,可以证明某狐公司经授权独占享有涉案两部电视剧的独占性信息网络传播权及维权权利,因此有权提起本案诉讼。

B站公司辩称,关于《张小五的春天》,某狐公司的授权书显示关于IPTV的授权期限为三年,权利已过期;关于《幸福请你等等我》,联合出品单位有九家,某狐公司未获得所有权利人的授权,因此某狐公司诉讼主体不适格。对此原审法院认为,本案系侵害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纠纷,某狐公司主张的系信息网络传播权,IPTV授权期限与本案无关。在《幸福请你等等我》的署名中业已明确东阳青雨公司享有所有版权,且某狐公司提交的其他证据亦可印证该事实。而B站公司并无相反证据推翻东阳青雨公司享有该剧所有版权的事实,因此对B站公司的该抗辩理由,不予采信。

二、B站公司是否构成侵权

B站公司实施的行为,实质上分为两步,第一步,注册用户将视频所在播放页面的网络地址复制或填写到其网站的投稿页面,并填写标题、标签等信息,网站制作该内容目录,网站内部软件则根据该地址提取视频在其所在网站的代码;第二步,当网站用户通过搜索或其他方式取得该内容目录并点击播放视频时,网站根据该代码向视频所在网站服务器发送请求,并根据视频所在网站服务器的回复,提取视频文件数据在网站播放器中播放。在上述行为过程中,B站公司以积极的技术手段使用其注册用户提供的链接地址,确定所要获取信息所在的位置,并由用户填写相关信息,B站公司制作节目列表,因此在该定位服务中存在人工干预,即对其用户在其网站中的搜索结果进行了人工选择。当网站用户在节目列表中点击播放相关视频时,B站公司就会通过技术手段定向抓取被链网站的视频文件数据在其网站播放器中播放,此时不显示被链网站的任何信息以及广告。B站公司人为的使用了加框技术使用户认为该视频直接来源于B站公司,对其用户而言,呈现出来的仅仅是B站公司网站所提供的网络服务,在此B站公司亦实施了人工干预。因此,B站公司所提供的服务,从其性质、目的分析,均已经远远超出了传统的类似搜索引擎的链接服务。其已经不再是或者说不仅仅是为了帮助用户定位信息,而是为了有选择性的使用户在其网站上能够直接观看相关视频内容,但在事实上却从未取得视频权利人的授权;从结果上来看,用户通过B站公司网站可以不经由被链网站的界面直接观看该视频,被链网站存储该视频的服务器在此阶段已形同B站公司所控制的远程服务器,且为B站公司所免费使用,其网站已经在实质上替代了被链网站向公众传播作品。虽然B站公司未直接上传涉案电视剧视频到其服务器,但其对链接服务实施了人工干预,并使其用户具有了在个人选定的时间或地点获得涉案电视剧的可能性,故应当认定B站公司实施了提供作品的行为,已侵害权利人对作品所享有的信息网络传播权。在《幸福请你等等我》一剧的播放时,虽然可以在播放框右击鼠标选择跳转至被链网站播放该视频,但该功能并没有明示,而是隐藏在操作中,因此B站公司并没有采取主动的技术措施指引或提供选择使网络用户跳转至被链网站播放视频。同时,即便存在这样的功能设置,亦不能否定对B站公司之前行为的判断认定。

本案中所涉作品系影视作品,较之其他链接服务所指向的网页、音乐作品等,创作影视作品往往需要投入大量的人力物力,其成本不菲,必须有相应的商业运作方能收回成本直至盈利。基于此,从权利人利益角度考虑,权利人通常会自己独家使用抑或通过授权他人使用并收取许可费用以收回成本乃至盈利。而B站公司的该行为使其以获得作品相关合法授权网站的形式出现,该作品内容在B站公司网站中播放所带来的收益由其独享,不与权利人作任何分配,这当然是不公平的。该行为势必造成权利人利益的损失。如其他网站皆以此传播方式传播作品,将使权利人通过授权许可盈利的模式难以为继。

从网络服务提供者的利益考虑,作为网络服务提供者的B站公司,利用自己的技术手段无需支付任何版权许可费用、服务器及带宽费用等视频网站最大部分的成本,并以自己提供作品的形式向公众传播作品,以获得经济利益,这种经营模式不符合市场经济公平以及等价有偿的基本原则。该行为损害支付了大量成本的被链网站利益,因此不具有正当性,也不利于建立健康的互联网生态。

对社会公众而言,该行为实际替代了被链网站提供作品,使社会公众难以知晓作品真正的权利人。虽然B站公司的行为在一定程度上扩大了涉案作品在互联网上的传播,但这种传播方式是建立在损害权利人以及其他通过合法授权取得作品信息网络传播权的网络服务提供者利益基础上的。长此以往,最终将会危及优秀作品在社会公众中的传播。

综上,B站公司的行为没有法律依据,已经实质影响了某狐公司对涉案电视剧的正常使用,同时严重损害了某狐公司作为涉案电视剧权利人的合法权益。B站公司网站在未经某狐公司许可、亦未支付报酬的情况下,通过人工干预手段实质替代被链网站向公众提供涉案电视剧,侵犯了某狐公司对涉案电视剧所享有的信息网络传播权,应当承担停止侵权、赔偿损失等民事责任。

三、本案赔偿数额的确定

由于某狐公司因侵权所遭受的经济损失、B站公司因侵权所获的经济利益均难以确定,故原审法院依据本案的具体案情,综合考量侵权行为的性质、后果等因素酌情确定赔偿数额。尤其考虑到以下情节:1、被控侵权视频链接系分别于2014年6月10日、2014年8月22日上传,B站公司于2014年9月9日在网站删除该链接,侵权行为持续时间较短;2、涉案电视剧分别为25集、29集,主要演员具有一定知名度;3、《张小五的春天》于2010年3月首播,距热播期已有较长时间;4、《幸福请你等等我》于2014年8月21日在电视台首播,侵权行为发生时间为8月22日即电视剧热播期内;5、网站中两部电视剧的播放次数不高。故B站公司应就《张小五的春天》赔偿某狐公司12,000元,《幸福请你等等我》赔偿某狐公司18,000元。

关于合理费用,其中包含为本案支出的音像制品购买费用144.80元,因该费用实际发生且属合理支出,故予以支持。关于某狐公司主张的其余差旅费及购买音像制品费用,因未提供证据证明,故不予支持。关于公证费2,400元,考虑到某狐公司虽支付了公证费4,500元,但该公证书中所作公证事项的影视剧有多部,因此该公证费依据影视剧数量酌定。对律师费6,000元,某狐公司未提供证据证明,但考虑到某狐公司为本案诉讼的确聘请了律师并进行了证据保全公证,结合本案的诉讼标的、律师的工作量、案件难易程度及相关律师费收费标准等,酌定B站公司所需承担的合理费用。

某狐公司鉴于已无法在B站公司网站上观看被控侵权视频,故申请撤回停止侵权的诉讼请求,于法不悖,予以准许。

据此,原审法院依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十条第一款第(十二)项、第四十八条第(一)项、第四十九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著作权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解释》第二十五条第一款、第二款、第二十六条的规定,判决:一、B站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某狐公司经济损失30,000元;二、B站公司于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某狐公司因制止侵权所支出的合理费用5,000元。

判决后,B站公司不服,向本院提起上诉,请求本院将本案发回重审或依法改判,驳回被上诉人某狐公司的原审诉请。其上诉理由为:1、被控侵权视频的链接地址由网络用户上传,上诉人并未对用户投稿进行人工干预和人工选择,提供的仅仅是网络链接服务,并未提供侵权作品,没有直接实施侵权行为,不构成直接侵权;2、原审判决认为上诉人的行为势必造成权利人利益的损失系主观臆断,没有充分的事实依据,赔偿金额过高。

被上诉人某狐公司辩称:原审判决认定事实清楚,适用法律正确,请求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二审审理中,各方当事人均未向本院提交新的证据材料。

本院经审理查明,原审判决认定的事实属实,本院予以确认。

另查明,(2014)浙杭钱证内字第21079号公证书显示,哔哩哔哩网首页上方设动画、音乐舞蹈、游戏、科学技术、娱乐、影视剧等菜单栏,每个菜单栏下设小的选项,菜单栏下方分别为强力推荐、推广内容等栏目,右侧显示在线人数、正在观看人数、最热门栏目。搜索具体视频显示的搜索结果均显示有视频的缩略图、简介、播放次数等信息,点击播放过程中,播放框右侧显示用户评论,评论内容也在视频播放界面上以弹幕形式显示。

本院认为,结合双方当事人的诉辩意见,本案争议焦点在于上诉人B站公司是否构成侵权,以及原审判赔金额是否合理。

根据原审查明的事实,哔哩网为弹幕类的视频网站,其注册用户可将相关视频所在播放页面的网络地址投稿到哔哩网,哔哩网通过其内部软件根据上述地址提取视频在其所在网站的代码,根据该代码向视频所在网站服务器发送请求,根据视频所在网站服务器的回复,提取视频文件数据在哔哩网的播放器中进行播放。本案中,涉案两部作品均由用户投稿,各作品搜索结果页面显示了投稿人信息,其中《幸福请你等等我》搜索结果页面剧情简介内容前还标有“腾讯”字样,播放界面播放框右侧显示“视频来源QQ视频”,在播放框右击鼠标,可以选择前往视频源站点选项跳转至腾讯视频播放该视频,而上诉人提供的哔哩网管理系统显示的投稿人信息与上述公证信息能够相互印证,哔哩网管理系统还显示涉案两部电视剧远程资源信息中分别标有“letv”和“qq”字样。结合上述证据,可以认定涉案电视剧《张小五的春天》来源于乐视网,电视剧《幸福请你等等我》来源于腾讯视频,由用户将乐视网、腾讯视频上的相关链接地址投稿到哔哩网,哔哩网通过技术手段将案外网站上的视频文件链接到其网站上并实现在线播放,播放过程中网页未跳转至存储涉案作品的案外网站,播放页面也未提示涉案作品来源于案外网站。在此过程中,哔哩网提供的服务实质上相当于深层链接服务。

首先,哔哩网提供的深层链接服务属于网络服务提供行为,不构成作品提供行为。《著作权法》第十条第一款第(十二)项规定,“信息网络传播权,即以有线或者无线方式向公众提供作品,使公众可以在其个人选定的时间和地点获得作品的权利”。该规定将信息网络传播行为特征限定于“提供行为”,但至于何种行为属于“提供行为”并未涉及。2013年1月1日施行的《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侵害信息网络传播权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三条规定,“网络用户、网络服务提供者未经许可,通过信息网络提供权利人享有信息网络传播权的作品、表演、录音录像制品,除法律、行政法规另有规定外,人民法院应当认定其构成侵害信息网络传播权行为。通过上传到网络服务器、设置共享文件或者利用文件分享软件等方式,将作品、表演、录音录像制品置于信息网络中,使公众能够在个人选定的时间和地点以下载、浏览或者其他方式获得的,人民法院应当认定其实施了前款规定的提供行为”。该条对提供行为作了列举加概括式规定,明确提供行为是指将作品、表演、录音录像制品置于信息网络中的行为。综上,著作权法所限定的提供行为指的是内容提供行为,与其相对的是其他信息网络传播行为,对应的责任是直接侵权责任,其判定的标准系是否将作品置于信息网络中,使公众能够在个人选定的时间和地点以下载、浏览或者其他方式获得。而“置于信息网络中”系事实认定问题,结合司法解释的列举式规定可知,其指最初将作品置于网络中的行为。

本案中,哔哩网通过技术手段将案外网站上的视频文件链接到其网站上实现在线播放,其提供的是网络链接服务,并不存在将作品置于网络中的行为,故不构成作品提供行为,亦不涉及直接侵权责任问题。一审法院认定哔哩网的行为已经在实质上替代了被链网站向公众传播作品,构成作品提供行为的观点,本院不予认同。本院注意到一审法院从权利人利益角度、网络服务提供者的利益角度以及社会公众角度充分阐述了B站公司涉案行为对权利人、互联网生态以及社会公众的损害和不正当性。对此,本院认为,根据知识产权权利法定原则,在判定信息网络传播权侵权与否时应当审查判断被诉行为是否属于信息网络传播权所控制的行为,而被诉行为从权利人利益角度、网络服务提供者的利益角度以及社会公众角度是否具有不正当性并不在信息网络传播权侵权案件的审理范围之内。

其次,哔哩网虽不构成直接侵犯信息网络传播权的行为,但因其客观上对被链接网站内容的传播起到了帮助作用,一定情况下亦可能构成共同侵权,承担间接侵权责任。《侵权责任法》第三十六条规定,“网络服务提供者知道网络用户利用其网络服务侵害他人民事权益,未采取必要措施的,与该网络用户承担连带责任。”《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侵害信息网络传播权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七条规定,“网络服务提供者在提供网络服务时教唆或者帮助网络用户实施侵害信息网络传播权行为的,人民法院应当判令其承担侵权责任。网络服务提供者以言语、推介技术支持、奖励积分等方式诱导、鼓励网络用户实施侵害信息网络传播权行为的,人民法院应当认定其构成教唆侵权行为。网络服务提供者明知或者应知网络用户利用网络服务侵害信息网络传播权,未采取删除、屏蔽、断开链接等必要措施,或者提供技术支持等帮助行为的,人民法院应当认定其构成帮助侵权行为。”综上可知,网络服务提供者面临的侵权责任系教唆侵权责任或者帮助侵权责任,网络用户实施了侵害信息网络传播权行为是网络服务提供者承担责任的前提,对于链接服务提供者来说,即是存在被链接网站的传播行为属于未经权利人许可进行的传播行为。

本案中,对于电视剧《幸福请你等等我》,鉴于被上诉人确认就该电视剧授权过腾讯视频网站,涉案侵权公证取证时,尚在授权期内,即被链接网站的传播行为属于合法传播,在此情况下,哔哩网自然不会因链接到腾讯视频上合法传播的视频文件而被认定构成间接侵权,某狐公司指控B站公司侵犯其信息网络传播权的主张不能成立,原审相应诉请应予驳回。

对于电视剧《张小五的春天》,鉴于被上诉人某狐公司确认就该电视剧曾授权过乐视网,但在2013年时已过授权期限,涉案侵权公证取证时,乐视网已经无权播放,上诉人对此亦未提交证据证明乐视网存在授权,故基于在案证据,本院认定被链接网站对于被诉内容的传播系未经许可的传播行为,在此情况下,判断B站公司是否构成间接侵权在于B站公司是否“明知”或“应知”被链接网站提供的内容未经权利人许可。

首先,从整体网站来看,根据原审公证证据显示,哔哩网对其网站页面进行了编辑、加工,首页上方设置动画、音乐舞蹈、游戏、科学技术、娱乐、影视剧等菜单栏,每个菜单栏下设小的选项,菜单栏下方分别为强力推荐、推广内容等,网站对在线人数、正在观看人数进行了实时统计、显示,整个页面并未显示其提供的是链接服务。就涉案影视剧,在哔哩网站内搜索,搜索结果均显示视频的缩略图、简介、播放次数等信息,点击播放视频,播放过程中不存在网页的跳转,播放页面也未提示涉案作品链接于案外网站,播放框右侧及播放界面显示有哔哩网的用户评论。可见,哔哩网基于网络用户的体验考虑而设置相应网站内容,被链接的第三方网站内容实际上已达到丰富哔哩网内容、服务哔哩网用户的效果,这种链接方式一方面为网络用户提供更有针对性的指引,使得搜索、链接网站具有更大的用户粘性,进而为其带来更多的经济利益;另一方面亦会在被链接网站行为构成侵权的情况下,对权利人造成更大的损害。

其次,哔哩网在投稿要求设置中,要求用户填写视频的标题、标签、简介、缩略图、视频出处等信息,基于上述投稿信息通过内部软件生成包括影视剧的片名、剧照和简介的数据库,当用户在搜索框中输入关键词时,即自动在数据库中进行匹配,如果发现数据库中的影视剧片名含有相同的关键词,系统就会显示相应的影视剧信息。由此可见,哔哩网对于投稿信息的设置是有选择的,也可以通过技术手段进行控制调整,且B站公司庭审中亦承认其所选择的用户投稿内容仅系指向有限几家网站的链接,因此,哔哩网提供的是定向链接服务,而非被动全网链接服务。

再则,对于被链接内容,影视类作品与其他类型的作品有所不同,权利人虽会授权网站予以传播,但被授权的正版网站的数量通常较为有限,因此即便要求定向链接服务提供者应对于上述作品的正版网站有所认知,并尽量做到仅提供针对正版网站的链接,亦不会为其带来过重的负担。

综上,可见B站公司提供的链接服务具有高度的用户粘性、且对被链接对象具有较高的编辑控制能力,基于该种链接方式,应当苛以B站公司对于被链接内容是否属于合法传播较高的注意义务。涉案被链接内容属于影视作品,B站公司在提供定向链接的情况下,应对于被链接内容是否属于合法授权有所了解。鉴于现有证据无法证明B站公司实施了上述行为,故本院认定其未尽到其应有的注意义务,主观上构成应知,应承担共同侵权责任。

关于赔偿金额,鉴于被上诉人因侵权所受的经济损失、上诉人因侵权所获的经济利益均难以确定,原审法院综合考虑涉案被控侵权视频《张小五的春天》的类型、知名度、上诉人的主观过错程度、侵权行为的性质、后果等因素酌情确定为12,000元并无不妥。上诉人认为其链接被控侵权视频时该视频已在网上广泛传播,故权利人的利益必然受损属主观臆断,对此,本院认为,上诉人通过网站传播涉案作品,应取得权利人的许可并支付许可使用费,未经许可而传播,权利人应当收取许可使用费而未收取,即是权利人的损失,故上诉人的该项上诉理由,本院不予支持。

综上所述,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第八条、第三十六条第三款,《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第十条第一款第(十二)项、第四十八条第(一)项、第四十九条,《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侵害信息网络传播权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第三条、第七条,《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七十条第一款第(二)项之规定,判决如下:

一、撤销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2015)浦民三(知)初字第507号民事判决第一项、第二项;

二、上诉人(原审被告)B站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某狐公司经济损失人民币12,000元;

三、上诉人(原审被告)B站公司于本判决生效之日起十日内赔偿被上诉人(原审原告)某狐公司因制止侵权所支出的合理费用人民币4,000元;

四、驳回上诉人(原审被告)B站公司其余上诉请求。

本案一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4,450元,由上诉人B站公司负担人民币2,395元,被上诉人某狐公司负担人民币2,055元;二审案件受理费人民币675元,由上诉人B站公司负担人民币363元,被上诉人某狐公司负担人民币312元。

本判决为终审判决。

审 判 长  陆凤玉

审 判 员  徐燕华

代理审判员  陈瑶瑶


二〇一六年三月二十五日

书 记 员  沈晓玲

附:相关法律条文

一、《中华人民共和国侵权责任法》

第八条二人以上共同实施侵权行为,造成他人损害的,应当承担连带责任。

第三十六条……

网络服务提供者知道网络用户利用其网络服务侵害他人民事权益,未采取必要措施的,与该网络用户承担连带责任。

二、《中华人民共和国著作权法》

第十条著作权包括下列人身权和财产权:

……

(十二)信息网络传播权,即以有线或者无线方式向公众提供作品,使公众可以在其个人选定的时间和地点获得作品的权利;

……

第四十八条有下列侵权行为的,应当根据情况,承担停止侵害、消除影响、赔礼道歉、赔偿损失等民事责任;同时损害公共利益的,可以由著作权行政管理部门责令停止侵权行为,没收违法所得,没收、销毁侵权复制品,并可处以罚款;情节严重的,著作权行政管理部门还可以没收主要用于制作侵权复制品的材料、工具、设备等;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一)未经著作权人许可,复制、发行、表演、放映、广播、汇编、通过信息网络向公众传播其作品的,本法另有规定的除外;

……

第四十九条侵犯著作权或者与著作权有关的权利的,侵权人应当按照权利人的实际损失给予赔偿;实际损失难以计算的,可以按照侵权人的违法所得给予赔偿。赔偿数额还应当包括权利人为制止侵权行为所支付的合理开支。

权利人的实际损失或者侵权人的违法所得不能确定的,由人民法院根据侵权行为的情节,判决给予五十万元以下的赔偿。

三、《最高人民法院关于审理侵害信息网络传播权民事纠纷案件适用法律若干问题的规定》

第三条网络用户、网络服务提供者未经许可,通过信息网络提供权利人享有信息网络传播权的作品、表演、录音录像制品,除法律、行政法规另有规定外,人民法院应当认定其构成侵害信息网络传播权行为。

通过上传到网络服务器、设置共享文件或者利用文件分享软件等方式,将作品、表演、录音录像制品置于信息网络中,使公众能够在个人选定的时间和地点以下载、浏览或者其他方式获得的,人民法院应当认定其实施了前款规定的提供行为。

第七条网络服务提供者在提供网络服务时教唆或者帮助网络用户实施侵害信息网络传播权行为的,人民法院应当判令其承担侵权责任。

网络服务提供者以言语、推介技术支持、奖励积分等方式诱导、鼓励网络用户实施侵害信息网络传播权行为的,人民法院应当认定其构成教唆侵权行为。

网络服务提供者明知或者应知网络用户利用网络服务侵害信息网络传播权,未采取删除、屏蔽、断开链接等必要措施,或者提供技术支持等帮助行为的,人民法院应当认定其构成帮助侵权行为。

四、《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

第一百七十条第二审人民法院对上诉案件,经过审理,按照下列情形,分别处理:

……

(二)原判决、裁定认定事实错误或者适用法律错误的,以判决、裁定方式依法改判、撤销或者变更;

……

律师咨询热线:15618608602(可加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