律师热线:
156-1860-8602
欢迎来电或短信预约咨询
俞律师简介
主办律师

俞律师籍贯上海,毕业于华东政法学院(本科)和上海复旦大学(研究生),2004年从浦东新区政府离职后从事律师工作,先后在上海市大明律师事务所、上海恒泰律师事务所、上海市嘉诚律师事务所从事律师工作,目前为上海市嘉诚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副主任。

文章列表

顾某与上海希某公司的劳动合同纠纷一案代理意见

322

代理意见

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

      上海市恒泰律师事务所指派本人担任原告顾某某与被告上海某某机电有限公司的劳动合同纠纷一案中原告的代理人,现根据开庭情况,发表代理意见如下:

一、被告长期拖欠原告工资,事实清楚,证据充分。

     原告认为被告是否长期拖欠原告工资,是本案双方的争议焦点。根据现有证据足以证明被告拖欠工资的事实存在,应当依法予以认定。

1、根据原、被告签订的2006年10月8日《劳动合同》,合同第2页约定原告的月工资标准为15,000元,原被告对此合同的真实性均予以确认。

2、被告提供的一份工资标准为6000元的《劳动合同》,从各方面来看都没有证明效力。首先从证据形式上来看,这不是一份完整的劳动合同或者说补充协议。除合同第二页外其余各页均与原告提供的《劳动合同》一样。记载了被告所谓6000元工资标准的第二页,就是这一页没有双方名字、没有上下文、没有骑缝章、没有日期且与其他合同页并不连贯的材料,被告将这一页替换了原合同的第二页,“拼凑”出了一份劳动合同。这并不符合正式合同的形式要件,实际上被告根本拿不出一份“劳动合同”,仅仅是某份劳动合同的一页纸张,这份“不完整”的材料不能证明被告主张的事实。

其次,从程序上来看,劳动合同第六条第1款也写得很清楚“劳动合同……确需变更时,双方应协商一致,按原签订程序变更合同。”,即使双方达成变更合同的协议,也应当另行签订补充协议,而不是没头没尾的去单独替换有工资数字的一页,况且这一页还和前后两页并不连贯,明显不属于同一份合同。

再次,因贵院审判员指出如果原告不对该页纸张进行司法鉴定,那么就视为认可该纸张上的符号为原告所签。原告虽然认为该份材料的形式上和真实性上有重大瑕疵,还是付费申请了司法鉴定,现经鉴定这一页纸张上的符号不能确定是原告所写,根本不能证明被告提供《劳动合同》的真实性。

3、根据我国劳动合同法第三十条:“用人单位应当按照劳动合同约定和国家规定,向劳动者及时足额支付劳动报酬。”本案中唯一有效的劳动合同约定的工资标准为每月15000元,那么依照法律规定,应当判令被告支付拖欠的工资给原告。

4、原告曾多次口头向被告公司法定代表人提出要求全额发放工资。原告是被告公司副总,公司总经理兼法定代表人黄某某多次向原告表示因为公司经营状况不好,作为公司高管的工资只能在公司效益好以后再补发,并且在原告多次催讨后,黄某某在2009年4月表示可以以其个人名义先借十万元给原告,等以后补发工资时再扣除,并由原告写了十万元的“借条”一张。黄某某已在(2010)浦民一(民)初字第   号案中主张原告返还该十万元,并己经强制执行。那么原告当然有权要求被告全额支付拖欠的工资。

5、被告称原告实际工资为6000元每月,这并不符合实际。从被告实际已发放的工资数来看,有3952元、9602元、5227元、4976元、9092元、11184元、5609元、5669元、5324元、5554元、11489元、10578元、11182元这些不一样的工资标准,这完全可以证明被告一直没有按照一个固定的工资标准发放工资给原告,也证明了被告根据经营情况随意拖欠原告不同金额工资的事实。09年7月以后被告支付原告的工资标准都在一万元以上,根据公司不会在远高于一般标准的情况下支付员工工资这一常识,完全可以证明原告的月应得工资为一万元以上。

6、被告称09年7月起上调了原告的工资收入,这完全是一派胡言。被告没有任何书面证据可以证明涨工资这一事实,也无法说明涨工资的理由,根据被告陈述,被告公司无缘无故的就按原工资标准的两倍以上支付原告工资,这完全不符合常理和逻辑。所以被告只是为了证明“被告一直按6000元标准支付原告月工资”这一虚假事实,而刻意“捏造”了给原告涨工资的另一个虚构事实。

7、原告在被告承诺日后补发且被告法定代表人以个人名义先行支付给原告十万元的情况下,没有在就职期间提起要求足额发放工资的仲裁或举报并不违反常理,考虑到就业竞争的压力,事实上大部分公司的员工都是在离职后向公司主张支付拖欠工资、加班费等费用的,这一点在长期的审判实践中也得以体现。因此长期拖欠工资这一事实不能反证劳动者认可低于合同标准的工资,被告的这一认识是非常错误的,其就此提出的抗辩没有事实和法律依据,不应得到法院的支持。而就举证角度而言,原告作为劳动关系弱势一方,能拿出记载有原告工资数的劳动合同,就已经完成了举证义务,如果苛求原告证明其曾多次向公司催讨工资的事实,这属于过分加重原告的举证责任,请求贵院根据公平原则和诚实信用原则,综合当事人举证能力等因素合理确定举证责任的承担。

     综上,被告除了提供一份无证明效力的《劳动合同》第二页以外,没有任何有效的直接或间接证据证明双方曾经降低过工资标准,从保护劳动者合法权益,公平、公正的角度出发,请求贵院以事实为依据,以法律为准绳,依法判决被告支付拖欠原告的工资。

二、被告恶意提供虚假的证据材料,应当依法受到处罚。

根据我国《民事诉讼法》第一百零二条规定:伪造、毁灭重要证据,妨碍人民法院审理案件的,人民法院可以根据情节轻重予以罚款、拘留;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被告提供的《劳动合同》中拼凑痕迹明显,第二页笔迹也不真实,被告恶意将这样一份单独的虚假材料夹在双方的有效合同中予以提交,是恶意伪造了重要证据,导致了原告支付了6600元的鉴定费用,也严重拖延了本案的审理时间,应当由贵院依法予以处罚。

                                  代理人:俞子安

                                            2012年2 月29 日